声波记忆里的绝唱


来源:福州家教100中心 日期:2014-2-28

? 我在游荡,我本是地球空气里的产物,。风一来,我便来;风一去,我也去,但直到数以亿年之后——你们的出现,才让我的村庄有了意义。

你们创造了文字,让我的运动频率有了规律,我不再是野兽疯狂的嚎叫,我成了乐音。我成了你们忠实的伴随着,只要你们发出声音,我便能将它传到远方,几千年来,我都在倾听,倾听那不同的,发自于每个人内心的声音,听他们在残阳中凝成屏障,而后又如玻璃瓦砾般打碎,落到历史的长河之中。2013年暑假,福州家教网的很多教员选择留在了福州做家教。

蜿蜒的易水又清又长,落叶一片在水面瑟瑟地打转。在岸边,文武百官皆低头不语,只在内心中祈祷壮士能够刺杀成功,平安归来,望着这条凄冷的易水,荆轲心中漫起一片凄怆。很多人打电话过来应聘,福州思敏家教站长告知他们福州家教属于家教中介,而不是教育机构。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……”

我含着泪,将他凄凉的歌声传到远方,回头望,他那倔强的头颅丝毫没有回转,他的眼里没有泪,只要家乡,和那已经泣不成声的太子丹。

我听着荆轲缠绕在空中的余音,飘荡着来到一个军营中。为首的慷慨大汉正在饮酒,一旁的美人也含泪将空杯斟满。大汉让手下牵来自己心爱的坐骑,抚摸再三难以出声。听着帐外铺天盖地的楚歌,刚刚下肚的美酒早已化作满脸的热泪倾泻而出。

“为不是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……”

“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!”

美人早已泣不成声,忍住哭腔与楚王唱和。而四周将士,早已涕泗横流,无法抬头了。

我又抹去一把泪水,携着楚王的呼喊飞向远方。我仿佛已经看见,利剑在虞姬雪白的颈上抹出血珠,楚霸王高大的身躯在乌江边轰然倒下。那一刻,仿佛这个天空都在回荡着他的声音,:“虞兮虞兮……”

英雄的声音像是用血泪浇铸成的一般,永远为人们所铭记。但我也听到许多有别于这生死离别的声音,他们,同样让人刻骨铭心。

曹操在吕伯奢家怒言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;张飞长坂坡上喝退几十万大军的一声怒吼;岳飞的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;李白梦醒时分的愤恨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;柳永的“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”……

一路走来,我倾听了无数人的声音,家愁、国恨,甚至只是抱怨、叹息,每个人不同的声音都是我脑海中不灭的绝唱,也许有的人会被历史的烟尘埋没,但是,他们自己的声音却是这一个时代的精神永远的投影。

我继续游荡,我在寻找,还有谁,能发出他自己的声音,让我落泪千行。

福州家教100中心(www.fzjj100.com)提供此文。

编辑者:福州家教100中心www.fzjj100.com)